与大都市日新月异的变化不同,当我从北京辞职回家时,我惊讶于故乡几十年似乎从没发生改变。一下子从时代轰轰烈烈疾速巨变的喧哗中,来到了偏远缓慢沉寂无声的环境里,这让我获得了重新审视生活的机会:当下小城的现实是怎样的一种现实?那些不在时代巨变潮流中的,沉寂无声的小城小镇,生活其间是一种怎样的感受?这些照片是2014年至今,围绕中国南南北北,十数个“十八线”小城所展开的拍摄。小城生活的味道、口音、面容、记忆似乎还带着儿时的体温;但现实是残酷的,资源枯竭,人口外流,交通偏僻,工作稀少。那无所不在的空落落,无所适从,远离梦想中心的焦虑与遗憾...小城里的人不是时代的明星,不是经济的弄潮儿,不是先富裕起来的那波人,也没有太多话语,几乎从来不出现在主流视线中。他们就是我的父辈,邻居,朋友。或是经历了下岗,或是读了一个中专,或是有一份普通的售货员工作,一个个普通的三口小家为着理想攀爬着。这样看来,我的拍摄行为和我拍摄的对象,以及我自己,都应归类于那些不重要的,时代洪流之外的无声的生活风景。我愿潜入这份沉寂无声,为巨大的世界中渺小的我们做一次真情的纪录。此外,我还抱着这样的幻想:在镜头里寻找一种乌托邦式的小城生活是否可能?(2014年—2019年,项目还在继续中) 2017年5月 湖南怀化 放学后的孩子

2017年5月 湖南怀化 放学后的孩子

2014年5月 内蒙古乌兰察布 新建的墙

2014年5月 内蒙古乌兰察布 新建的墙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街边的树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街边的树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正在靠岸的渡船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正在靠岸的渡船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临屋而过的铁路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临屋而过的铁路

2019年7月 贵州凯里 卖菜的妇女

2019年7月 贵州凯里 卖菜的妇女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锯树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锯树

2017年9月 江苏吴江 老屋一角

2017年9月 江苏吴江 老屋一角

2017年11月 内蒙古呼和浩特 烧煤的三蹦子正在待客

2017年11月 内蒙古呼和浩特 烧煤的三蹦子正在待客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菜市里的轮滑女孩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菜市里的轮滑女孩

2019年7月 贵州凯里 早上的街头

2019年7月 贵州凯里 早上的街头

2015年2月 江苏吴江 挡门的树

2015年2月 江苏吴江 挡门的树

2019年7月 贵州安顺 上山的路

2019年7月 贵州安顺 上山的路

2017年4月 内蒙古呼和浩特 诊所

2017年4月 内蒙古呼和浩特 诊所

2019年7月 贵州铜仁 早餐粉店

2019年7月 贵州铜仁 早餐粉店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客运班车调度室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客运班车调度室

2019年7月 贵州铜仁 桥上的赶集

2019年7月 贵州铜仁 桥上的赶集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黄河边的男人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黄河边的男人

2019年7月 贵州铜仁 蔬菜摊

2019年7月 贵州铜仁 蔬菜摊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打枣子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打枣子

2017年10月 内蒙古呼和浩特 念圣经的基督徒

2017年10月 内蒙古呼和浩特 念圣经的基督徒

2019年7月 贵州凯里 赶集

2019年7月 贵州凯里 赶集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牛肉面店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牛肉面店

2019年7月 贵州铜仁 校门外的小吃摊

2019年7月 贵州铜仁 校门外的小吃摊

2018年11月 江苏镇江 红气球

2018年11月 江苏镇江 红气球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等船来的渡口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等船来的渡口

2017年9月 江苏吴江 理发室

2017年9月 江苏吴江 理发室

2019年7月 贵州凯里 溪水里的冰镇西瓜

2019年7月 贵州凯里 溪水里的冰镇西瓜

2017年9月 江苏吴江 拿着烟的船家女

2017年9月 江苏吴江 拿着烟的船家女

2016年4月 内蒙古呼和浩特 学校运动会

2016年4月 内蒙古呼和浩特 学校运动会

2019年4月 山西大同 路边的加水补胎店

2019年4月 山西大同 路边的加水补胎店

2019年7月 贵州安顺 正待安装的玻璃窗

2019年7月 贵州安顺 正待安装的玻璃窗

2019年7月 贵州凯里 卖菜的妇女

2019年7月 贵州凯里 卖菜的妇女

2019年7月 贵州铜仁 早上的街头

2019年7月 贵州铜仁 早上的街头

2016年4月 内蒙古乌兰察布 河道里的废弃物

2016年4月 内蒙古乌兰察布 河道里的废弃物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新建的小区楼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新建的小区楼

2016年4月 内蒙古乌兰察布 放学

2016年4月 内蒙古乌兰察布 放学

2019年7月 贵州安顺 野果子

2019年7月 贵州安顺 野果子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下班后的街道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下班后的街道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铁道道口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铁道道口

2019年7月 贵州安顺 寺院一角

2019年7月 贵州安顺 寺院一角

2019年7月 贵州贵阳 开挖污水管

2019年7月 贵州贵阳 开挖污水管

2019年4月 山西大同 吃早餐的人

2019年4月 山西大同 吃早餐的人

2019年7月 贵州凯里 河里游泳的少女

2019年7月 贵州凯里 河里游泳的少女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母亲与孩子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母亲与孩子

2019年4月 山西大同 铺设电缆的工人

2019年4月 山西大同 铺设电缆的工人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公寓的公共阳台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公寓的公共阳台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枣子熟了

2016年9月 甘肃兰州 枣子熟了

2015年3月 福建宁德 河中央洗衣的妇女

2015年3月 福建宁德 河中央洗衣的妇女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等船的渡口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等船的渡口

2019年4月 山西临汾 正在铺设的早餐摊

2019年4月 山西临汾 正在铺设的早餐摊

2014年7月 江苏吴江 等待上漆的椅子

2014年7月 江苏吴江 等待上漆的椅子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一只猫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一只猫

2019年4月 山西临汾 临街的小摊位

2019年4月 山西临汾 临街的小摊位

2019年4月 山西临汾 妈妈与孩子

2019年4月 山西临汾 妈妈与孩子

2019年7月 贵州安顺 午饭后的碗橱

2019年7月 贵州安顺 午饭后的碗橱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刚下雨的街面

2018年4月 安徽淮南 刚下雨的街面

2017年5月 湖南怀化 甲壳虫

2017年5月 湖南怀化 甲壳虫

2015年3月 福建宁德 栓在海里的小船

2015年3月 福建宁德 栓在海里的小船

2015年8月 江苏吴江 五个游泳的男人

2015年8月 江苏吴江 五个游泳的男人

2015年9月 河南洛阳 石凳

2015年9月 河南洛阳 石凳